《問東問西》:武漢醫生的自白

更多精采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國內下載(APK)

文:楊猛

有更多的證據顯示,武漢肺炎疫情的爆發涉嫌緩報和瞞報。本周北京青年報采訪了武漢的一名醫生。該醫生2019年底就在微信朋友圈披露了疫情的爆發,結果被醫院和警方警告、訓誡、噤聲。同期,有8名武漢市民因為披露疫情遭警方問罪。結果1月中旬疫情大爆發。不幸的是,北京青年報采訪的這名醫生也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目前正在隔離治療,通過這篇報道,發現里面信息量很大。

首先,疫情早期,政府不是啟動應急措施,而是忙于封口禁言。

該受感染醫生說,他在2019年12月30日看到武漢市衛健委員會發布的紅頭文件,緊急通知華南海鮮市場陸續出現不明原因肺炎。就把情況發在了大學同學微信群里。結果,他在12月31日連續遭到了醫院的問話和調查,并被警方訓誡。

同期,武漢仍然營造表面上的和諧氣氛,毫不設防。諸如“4萬武漢人喜迎小年”這樣的報道仍然火爆,客觀上加劇了人傳人的疫情,令后來的防疫局面陷入復雜混亂。

為什么報喜不報憂?這既是維穩思維作怪,也是體制弊病。官員只對上級負責,而無視人民安危,為了營造和諧的政治氛圍,不惜瞞報緩報,導致了疫情一發不可收。

其次,1月10日這名武漢醫生也出現了發燒癥狀,次日做CT 發現肺部出現了磨玻璃狀變化,雙肺感染,為典型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癥狀。但是需要做核酸檢測才能確診。蹊蹺的是,直到“1月24號才做的核酸檢測”,到北青報報道的1月27日,檢測結果“還沒出來,到現在也不能說是確診”。“也問過醫生為什么檢測結果還沒出來,醫生說都沒出來,不知道原因。”

這里面的問題就大了。為什么確診測試拖了14天之久?作為專業醫生肯定有臨床操作流程規范。一個原因可能是需要做測試的太多了,根本應付不過來。

最為蹊蹺的是,已經做了測試,結果到現在卻不出來?更大的可能是,其實官方已經有了結果,卻故意隱瞞。這個概率很大。

如果沒有做出最終的醫學確診,則從統計角度說,武漢市面上的確診肺炎病例就會少一例,疫情就會顯得不那么嚴重了。也許在掌握權力的某些官員看來,這屬于關系到黨國生存的面子問題和政治問題。所以,新年之初,我們看到武漢披露的確診病例并不多;直到1月中下旬疫情爆發、最高領導人發話將問責瞞報緩報之后,武漢感染人數才出現了一個劇增。應該是不再瞞報的因素導致。

真實的疫情只有官員自己掌握,而人民不得妄議。這仍然是管控的治理思維在主導公共事務。從當年薩斯到今天的武漢肺炎,這種治理模式仍然大行其道。為什么美國、英國都著急從武漢撤僑?因為就連外國人也擔心中國政府披露的疫情有水分。一方面宣稱“可防可控”,一方面武漢封城,用腳趾頭也能想出來,情況肯定比宣傳的嚴重啊!

試想,假設在去年底武漢醫生發布消息的同時,政府及時公布疫情消息,采取措施,全社會重視行動起來,減少流動,疫情至少會比現在得到更加有力的控制,中國政府的形象也不至于如此狼狽。可惜,從薩斯到武漢非典,悲劇一再重復,體制性因素導致的弊病彰顯無遺。

(來源:英中時報)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