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生代寫作弊猖狂,學生學校誰之過?

更多精采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國內下載(APK)

數據顯示,2017-2018年國際留學生的占英國學生總比的19.6%。中國留學生占比23.2%。2019年,因中美關系緊張,中國學生對英國大學的申請人數增加了30%,中國已成為歐盟以外最大的國際學生來源國。在國際留學生群體中出現的一個常見學術現象是“作弊”。英國《衛報》曾對24所英國知名大學提供的數據研究比較發現,2016-2017學年,作弊案件數量猛增到3721起,增幅達40%。2019年1月,英國利物浦大學給國際留學生禁止考試作弊的通知特意用中文標出“舞弊”兩字,被批種族主義后,校長親自道歉。“舞弊”雖醒目刺眼,但作弊代寫現象也是不容忽略的事實。針對中國留學生作弊找代寫的原因,記者對一些在讀和畢業留學生展開了調查。

記者 王玉珍

語言水平是源頭,尋求捷徑是誘因

利茲大學的張同學(化名)當年申請學校時,學校給了她有條件錄取,當時在國內幾次雅思考試都沒有超過5.5分的張同學,決定來讀語言課。她表示:“我報了12周的語言班,雖然感覺很吃力,但所幸還是過了語言課”。本以為自己過了語言課,并已經在英國適應了3個月的張同學并沒有想到,上了不到兩周的課,就被課程導師叫到了辦公室。建議去學校尋求幫助,強化英文。但是張同學去了兩次,最后也沒有什么結果,便放棄。張同學表示,上課很吃力,幾乎聽不懂,就開始找代寫,因為“我是真的寫不出”。

倫敦某知名高校碩士畢業生王同學表示,語言是其身邊大多數同學找代寫的原因,上課聽不懂,寫不出來。雖然可以上學校的語言課程,得到幫助,但語言的學習是一個長期的過程,單上幾節課是不能夠解決大問題的,且由于語言功底弱,就算找老師問問題也聽不懂,一頭霧水,所以也不愿意找學校找老師。

異國他鄉身心煎熬,拿錢買分數是捷徑。每年的5-6月都是英國留學生最煎熬的日子。畢業論文的deadline和國內各大企業秋招趕在了一起,留學生們常常是中國英國兩頭跑,那滋味簡直苦不堪言。于是,有不少留學生不堪重負,打起了找論文代寫的主意。剛剛畢業的博士生曾同學提到了“自信心受打擊”這一說法,表示:“身邊的人去找代寫,主要因為是自己努力去寫論文了,但因為語言水平不高,論文受到老師指導以后出現很大的改動,分數也沒有很高,自己的自信心一定程度上受挫,為了更好的成績,干脆就付錢代寫,一次通過,減少麻煩”。據某留學生稱,找代寫并不困難。基本三天就可以出一篇論文。圖省事,拿高分。覺得能錢買分數是捷徑。

迫于無奈。剛畢業的碩士王同學表示找代寫是“迫不得已“。假期放肆玩,或在家“躺尸”,浪費了大把時間。到最后一個星期或者兩三天的時候才開始動筆。英語本身不是母語,完成和修改的時間非常緊張,為了成績,不得不找代寫減輕工作量。作業太多這一點也得到受訪者尹同學的證實,尹同學告訴記者,自己的論文是在收到論文題目時當天就開始準備的,“我讀材料很慢”,找代寫是因為“真的完不成了”,只能出此下策。

大學有沒有提供語言幫助?

根據受訪學生的采訪,找代寫的原因歸根到底可總結為語言問題:語言能力不夠導致聽不懂、材料閱讀速度慢、不會寫、怕寫出來的論文不夠好,拿不了高分等。那么既然學生語言程度不高,那當初又怎么被學校錄取,來到英國的呢?錄取過后學校又是否給學生提供語言幫助解決學術寫作的問題?

提到招生,值得關注的是,英國高校的招生和教學系統是相對獨立的。招生部門為了提高效率,會采取標準化的流程處理申請,首先看申請者是否滿足最低入學申請,后再進行進一步篩選。有時候國際留學生語言不滿足專業入學的最低語言要求,也能收到錄取通知書,但學生必須上語言課。每個學校語言課選項大同小異,雅思分數與最低入學標準相差越遠,上語言課的時間越久。

倫敦某高校碩士楚同學入學前上了兩個月的語言課,她向記者透露,語言課“很水”,結束后的測試也非常簡單,課程的作用對自己來說就是提前適應英國的生活而已。

再者,既然出現了學生因語言成績不夠找代寫的現象,那學校是否有足夠的語言學習支持,積極解決這一問題呢?

一些英國大學對此做過回應,表示學校開設額外的語言課程或學術技能培訓,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決語言問題。事實上是不是所有的大學都提供語言支持呢?據UKCISA的數據顯示,英國大學2017-2018招收國際學生最多的前十名大學順序為:倫敦大學學院、曼徹斯特大學、愛丁堡大學、考文垂大學、國王學院、帝國理工大學、倫敦藝術大學、華威大學、謝菲爾德大學和格拉斯哥大學。

記者在這十所大學當中隨意抽取兩所大學和名單外的任意兩所大學,查看是否給學生提供語言支持。格拉斯哥大學國際學生手冊明確表示,提供英語課程學術寫作課程(English Academic Study),課程包含短期語言課程和工作坊,時長5到36周,幫助學生提高寫作水平。倫敦大學學院也提供學術學習支持服務。除了介紹英國學術系統的具體內容,還提供語言學習支持,并設有學術交流中心,語言國際教育中心,學生會語言寫作支持項目等。伯明翰大學的語言學習支持包括入學前的語言課程,學期間的免費語言幫助,如英語課,網上自我評估,以及一對一指導服務。學校還安排活動,促進留學生更好接受當地文化。劍橋大學也設有專門的語言中心。

在調查的大學基本都提供語言學習支持,這一點也得到了學生受訪者的確認。碩士畢業生王同學表示:“學校是設有語言課課程,有專業的老師幫助第二語言的同學提高寫作能力。我本人就有參加過論文寫作課,課堂上老師教學術寫作的要求、技巧,也會以過往學生的論文作為案例,分析如何寫作”。但王同學表示“語言的學習是一個長期的過程,參加短期課程的效果不是很明顯,這些課程基本上也不具有強制性,學校提供課程是好,但課程的執行效果有待考量“。

怪學生還是怪學校?

既然大學都有提供語言課,“找代寫“問題依然屢禁不止,是怪學生不自覺,還是因為大學本身在招生源頭上就沒有把好關?

《泰晤士高等教育》近期就該問題做出了題為《西方大學為中國學生做的夠多嗎?》調查報告。報告指出,造成這一問題的深層原因是學生的留學動機。英國碩士剛畢業的楊同學表示自己當初完全不想出國,只是為了多一個海外學歷,為申請博士鋪路,“每天都想要回國”。楊同學語言水平不高,平時寫作業靠谷歌翻譯,只求過。除了楊同學的這種情況,還有同學出國留學是來自父母的壓力。報道提及受中國傳統“儒家孝道影響”,中國大陸的學生會迫于父母的壓力,遵從父母對自己學業的意見,取悅了父母,自己“苦苦掙扎”。此外, “享樂主義”也是部分學生留學的目的。盡情玩樂,為了完成學業任務,作弊的現象更容易出現。

其次,學校招生難逃其咎。據調查顯示,2017-2018的高等教育機構的總收入是382億 ,較2016-2017年增加了25億,其中一半以下的收入來自于學費收入。而教學方面的收入,歐盟外的國際收費占整個收入的24.6%。由此可見,學費是大學收入的一個重要來源,而且政府允許幾乎所有的大學增收學費。以牛津大學的國際關系專業為例,以下為近五年來的專業學費變化(英鎊為單位)

生源/時間 2020 2019 2018 2017 2016 2015
國際學生 28040 26960 22810 19335 18770 18220
英國和歐盟學生 18455 17745 13950 12300 11940 11590

表顯示,該專業學費連年遞增,近三年的增幅較大。先前分析,英國大學的收入較去年增長較大,不排除英國的大學為了學費而降低招生門檻。招收的學生語言水平不過關,連鎖效應導致作弊現象頻發。

文化鴻溝的負面影響。作弊現象頻出,不僅是語言層面的問題,更反映出深層的社會文化影響。首先是中英高校體制的不同。對于中國留學生來說,上課“埋頭‘,有問題不予置理,只做基本功課,是常態。英國學生可能看重在大學里體驗到的自由和獨立,而中國學生可能更看重積極幫助。在這種觀念的影響下,中國留學生或會“棄療“,不求學術上進。這也很好印證了:為什么大學提供語言幫助,卻仍有大批學生表示因為語言水平不夠找代寫的問題。此外“文化休克”給精神上給學生帶來影響,無法更好融入英國當地社會,進而影響學業。西方大學如何更好幫助中國學生面臨文化的挑戰是一個待深入解決的問題。如果西方大學想繼續吸引中國生源,那么就必須盡早這一問題,推動國際留學生更有自信、動力發展提高學術技能。

(來源:英中時報)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