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東問西》:贊美師娘

更多精采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國內下載(APK)

文:楊猛

“導師崇高、師娘優美”。中國社交媒體最近讓這句話給玩壞了。誰承想:這句不三不四的話竟然出自專業學術期刊的論文?還被冠以了《生態經濟學集成框架的理論與實踐》的標題。為中國學術腐敗新添笑柄。

話說該奇文的作者是中國科學院寒區旱區環境與工程研究所的徐中民教授,他的這篇奇文發表在核心學術期刊《冰川凍土》雜志,先是不咸不淡扯到:研究生態經濟學離不開對人的研究,于是舉了身邊導師程國棟院士及妻子的例子,歌頌他倆就是“崇高感和優美感的典型代表”。

師娘美且美,和生態經濟有毛關系?又跟“冰川凍土”有毛關系?原來,徐教授和程院士除了有師生關系,程院士還是《冰川凍土》雜志的主編。這個邏輯就不難理解了:學術期刊已然成了導師家的自留地,學術評價已經讓位于庸俗關系學。程導師程師娘享受到了被拍馬屁的愉悅,徐教授收獲了在核心期刊刊登發表論文的機會。這是權力和圈子的宣示,這是利益的交換。

嚴謹的專業學術期刊上,出現肉麻的吹捧文章,可見中國學術腐敗之慘烈。程國棟院士事后趕緊聲明引咎辭去主編職務。我覺得并非是這人多么要面子,而更大的可能是止損,希望外界不再關注深究。這種人怎么當的院士?徐教授怎么的當的教授?都搞了哪些研究?相信如果繼續深挖,背后可能牽扯到更大更多的學術腐敗問題。

荒誕的師娘頌論文,折射出學術腐敗在中國泛濫,長期得不到根治,似已積重難返。過去都崇拜搞學問的,以為那是憑本事吃飯。時過境遷,現在的學術圈烏煙瘴氣,更講究關系和圈子,背后則牽扯到龐大的利益。

導師更像是老板,師德和能力不重要,重要的是能搞來課題資金,誰能搞來錢誰有本事。什么國家課題、這基金那基金,搞科研不是單打獨斗,而是資金、人脈、缺一不可。學術圈等級森嚴、人分三六五等,你是某院士的嫡系,我是某領導的跟班。課題組像企業,導師掌握生殺予奪的權力。一日為師終生為父,你吃肉你喝湯。

贊美師娘的還算是有眼力價的,評上教授算是熬出了頭。還有些不愛拍馬屁的學生成了導師家的免費長工。學生更像是奴隸,人格矮化,不用白不用,毫無人格尊嚴。

去年中國曾經報道過一些極端案例。有些導師竟把自己的研究生博士生當傭人、當孫子免費使用,甚至連打飯、打洗腳水這樣的活兒都讓學生干,不聽話就在畢業論文和工作推薦上設置障礙,最后把學生逼得自殺。還有很多女生遭受到了色狼導師的霸占。

這不是某一兩個導師的墮落問題,而是整體學術評價體系的弊病。中國對于學術體系盲目地追求大躍進,追求所謂國際化。其中一個做法就是以論文的發表數量為評判手段。論文本是衡量科研水平的,但在中國,論文成了敲門磚。但凡申請科研基金、乃至評職稱,都離不了論文發表數量。于是論文造假,科研數據造假,屢見不鮮。所謂的核心學術期刊水平低劣。這個功利的學術評價體系不做出改變,師娘頌歌論文還會大行其道。

(來源:英中時報)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