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畫家蔣文輝:追求藝術從中年開始

更多精采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國內下載(APK)

文:胥一凝

圖片提供:蔣文輝,藝觸咨詢

2019年10月15日,中國上海的畫家蔣文輝的首場個人作品展——“中國式再起步:蔣文輝的藏地視覺志”在倫敦亞洲中心(Asia House)拉開帷幕。10月17日下午,一場與展覽主題相呼應的主旨論壇——“當今中國語境下的業余畫家”?在展廳現場成功舉辦。特邀論壇嘉賓——藝術家蔣文輝、利物浦約翰摩爾斯大學國際關系領域高級講師柳昕博士、前任英國泰特美術館“新藝術”贊助人委員會藝術品收購部主席、英國民俗藝術與稚拙繪畫專家安德魯·卡爾曼,共同就“業余·專業”、“體制內與外”等二元論話語展開討論,并與現場觀眾分析了中國當今社會業余藝術家涌現的社會現象、原因與意義。

主旨論壇現場座無虛席,來自英國藝術與非藝術領域的中外嘉賓對該話題與現場嘉賓也展開了真誠的分享和交流,主旨論壇之后,現場舉行嘉賓招待,當晚,近百位賓客來到展覽現場,觀看作品并與蔣文輝展開交流。

蔣文輝是我在倫敦一次畫展上偶遇的一個人,遇見她之后的幾天里,她的故事一直在我心里回旋。我寫她,不僅僅是因為她一個人,更多的是她代表了中國當下社會中許許多多從職場轉型的人,從高強度高節奏高回報的全職工作,轉身一躍,跳到另一種生活日常里,不管是追求自己的愛好與理想,比如畫畫和藝術,還是回歸平凡生活,比如種菜,開家庭旅館,遠離城市,回到田園。

他們,代表了生于上個世紀70年代左右的一批人,跟隨中國改革開放的熱潮,奮勇努力拼搏多年之后,人近中年,選擇了另外一種生活方式。和物質收獲,世俗定義的功名無關,生活的目標成了滿足自己內心最真實的愿望。這樣的一批人,在當下的中國,許許多多,不乏前赴后繼的追隨者。

從外企高管到業余畫家

她叫蔣文輝,英文名Wendy, 在上海的跨國企業工作了近20年,英文聽說讀寫流利,實際上,在倫敦亞洲中心(Asia House)下午舉行的畫展論壇當中,她的英語聽說和理解能力,讓我印象深刻。

翻開她和先生的微信朋友圈,發現兩人一直堅持通過聽英語新聞學英語,每天打卡。語言是一塊敲門磚,因此她能以一名非專業職業畫家的身份,在倫敦舉辦了個人畫作首展,我并不覺得意外。

蔣文輝, 1970年生于新疆,童年在色彩繽紛,載歌載舞的新疆民族人群中度過,性格熱情,開朗,從小愛好畫畫,大新疆美麗的自然風光也給了她許多素材去繪畫。爺爺是當地知名的雕花木匠,父親亦保留著做木匠手藝活的愛好,幾乎所有的業余時間都在他的家具小工坊里度過,看圖書,看實物,做包括家具和各種木制品,樂此不疲。蔣文輝3歲開始拿畫筆,看什么就畫什么,讀書以后,她的美術成績是全校最優秀的。

成年之后的工作,和藝術無關,因為藝術“不能當飯吃”,大學她選擇了中文系,畢業之后加入了轟轟烈烈的改革開放熱潮,進入外企工作。忙碌喧囂的生活,日復一日的工作,她的戰場在職場,商場,完成一次次業績沖刺,一次次職業升遷,并投入照顧好家庭和孩子。

關于人生和夢想的心思在中年之后蘇醒,2014年的春節,蔣文輝無意中看到女兒王浥塵在畫畫,陶醉于創作的表情觸動到了蔣文輝,于是她試著自己拿起畫筆,開始創作,結果便一發不可收拾。這些年潛藏在心底的藝術夢想,對畫畫創作的渴望,一一被勾引了出來,在她自己一筆一畫的描畫中,被釋放了出來。蔣文輝似乎發現了另一個真實的自己,和職場的成功無關,和高薪無關,和職位高低無關,在畫畫中,她可以坦然面對,無風無浪,安心創作,完全陶醉其中,不管外面的世界如何喧鬧嘈雜。

她想開始另外一種生活。在2014年到2015年持續一年的試探中,蔣文輝一面維持著全職工作,一面裝修自己的畫室,同時加入各種美術院校的學習,2015年,決心辭去全職工作,專心畫畫。

“實際上,當住房安穩之后,一個人的吃穿是可以很簡單的,開支不大。”她笑著說,在和家人商量并衡量了費用開支之后,她選擇了重新開始,做一名業余畫家。她不斷的學習,先后加入了上海師范大學美術班,中央美院學習班,英國倫敦圣馬丁藝術學院大師成人班集訓,5年多創作了500多幅繪畫作品。她的人生翻開了另外一頁。

“我每天在畫室工作,到傍晚的時候,看看表,呀,該停下了,要回家給老公燒飯。”蔣文輝的這一段話引起了畫展當天觀眾們全場哄堂大笑。全職上班的時候,家里是有保姆的,她根本不需要管家務事,現在角色轉變了,她覺得應該多照顧家庭,從為老公燒飯開始。

蔣文輝也告訴我,在上海,她身邊有許多這樣的女性群體,選擇了回歸家庭生活,享受普通的日子。做飯是一件日常普通的事,但她們將做飯變成了一件很美的享受,從選材,烹飪,到餐桌擺盤,插花,一頓飯下來很費時間,但也讓生活變得更悠長,細膩,美好。翻開蔣文輝微信朋友圈里,曬出來的和女性朋友聚會做飯的圖片,中西合璧,色彩豐富,冷盤,熱菜,烘焙,全都有,是宴會級水準。可以想象,在上海,這樣一群女性如何的將心思放在了創造日常生活的美與樂之上。

蔣文輝是其中的一員,選擇了做全職畫家之后,她每天會花時間和家人一起,共度家庭時光。

從上海到西藏

“從紅袍僧侶,到飽經風霜的長者,虔誠的教徒,蔣文輝給予了筆下人物最真誠的描述,這讓外人不難感到蔣文輝的同情心和敏感性。”前任英國泰特美術館“新藝術”贊助人委員會藝術品收購部主席,英國民俗與稚拙繪畫專家安德魯.卡爾曼這樣評論蔣文輝在倫敦的首展作品,這場名為“中國式再起步,Wendy Jiang 藏地視覺日記”的畫展,展出了蔣文輝西藏行40多幅作品。

在蔣文輝《藏地視覺日記》畫冊第一頁,她這樣描述自己第一次去西藏的經歷:“2017年的10月,我第一次踏上了去拉薩的神游之路。飛機落地的那一刻,從每個呼吸開始,我,深切的感覺到了這片神奇土地的不同……”

在她去西藏之前,常常有朋友,包括她的先生不斷的去西藏,他們回來之后都感慨“人生受到了洗禮”,無一例外的,蔣文輝也在那里重新感受到了陽光,單純,和信仰的光芒。

“我去膜拜了雄偉的布達拉宮,感受了大昭寺的朝圣氛圍,去高僧的寺廟色拉寺,觀摩了熱情激烈的辯經場面,去羊卓雍措感受無與倫比的美,去日喀則參觀了薩迦寺,被扎寺倫布寺高高的經書墻深深震撼,去江孜村品嘗藏地獨有的美食,去卡若冰川挑戰海拔5000米以上的高峰……”?這些獨特的經歷都在她心里留下了烙印,許許多多的普通人讓她印象深刻,陽光下的寺院,走路的僧人,街角的路人,慈祥的母親,點黑頭祈福的孩子……她決心把他們畫出來,她畫筆下的這些人物,色彩明亮,簡單純粹,有明亮而質樸的光芒。

蔣文輝說西藏的陽光,純粹,簡單,熱情深深的打動著她。倫敦畫展論壇結束之后,我和蔣文輝聊了10來分鐘,我能近距離看到她眼神里有一種特別的光芒,大概是因為今天倫敦首展成功,許多到場的觀眾給予了她高度的贊揚和鼓勵。但從她的眼神里,我看到真誠,信念和光芒,這種閃亮的眼神,在一個中年人身上很少有。這種對生活對熱情和信念,也許是她在職場步步高升的原因,也是她卸掉光環,從零開始的動力。

她說辦這次畫展自己也很忐忑,因為不是科班出身,專業畫家,怕自己的作品被評論家們挑剔,所以也很謹慎的給此次展覽定位為“非專業職業畫家”以及“業余派”這樣的身份,以躲開專業評論的打擊。但也有業內人士認為,正因為她這樣非科班出身的背景,使她的作品里有一種特別蘊含的張力,因為沒有承襲傳統創作的一些規矩,也使作品少了些匠氣,多了些活力和生氣。

在當天畫展和論壇對話交流過程中,蔣文輝的先生王凡一直站在后面,滿眼含笑,注視著臺上的太太,有謙和,有驕傲,作為旁人我能感覺到蔣文輝從家人身上獲得了巨大的鼓勵和支持,家人亦為她的成就感到無比的驕傲。

翻開《藏地視覺日記》的畫冊,扉頁上是蔣文輝簽名和留言,筆鋒剛勁有力,上面寫著:“請堅持夢想,dare to dream the impossible ”。這種信念和精神也感染了到場的許多人,實際上當天倫敦首場畫展下午的論壇交流非常的熱烈,許多藝術愛好者,創作者分享了自己的感受,對作品的看法,以及自己創作的故事,蔣文輝也真誠、坦然的講述了自己的經歷,引起了許多人的共鳴。從她的作品,故事,和言談中,能真切的感受到對生活的熱愛,熱情和信念,以生活和藝術的名義,相逢從來不會晚,我相信蔣文輝不是孤單的一個,許許多多像她一樣的男性,女性,中年,青年,因為中國當下這個時代的開放和多元,而被給予了許多的機會,生活的另一扇門正在為他們打開。

附:

畫展當天部分觀眾評論:

“我高中的時候也曾經學習過繪畫。Wendy在那么多年后,愿意放棄職場生涯,再次拿起畫筆,這讓我覺得,不論在什么時候追求夢想都不會太晚。?”—觀眾:,英國Goldsmiths大學?碩士畢業生

“我2007年去西藏的時候,陽光撒在僧侶袍上的那些令人出神的場景我現在還記得。而Wendy的作品突出了西藏讓人著迷的部分,讓我的回憶變得生動起來。我也能從中感受到Wendy對于西藏,對于藝術質樸和單純的熱愛。”—觀眾

“我在Youtube上看到Wendy的視頻后特地過來看展覽。這些取材于西藏風土人情的繪畫讓我回想起了自己2017年的西藏之旅。我也想對Wendy說,你之后的人生充滿了無限可能!”-觀眾,英國University of Westminster 前任講師

(來源:英中時報)

分享: